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爱情文章

她比烟花更孤寂

时间:2019-07-01 11:08:09

 

很多年之后,他仍然记住,她那一句深邃而伤感的话:“烟火的美,与其说输给了夜晚,不如说留给了孤寂。”

  乡村的节日不多,不过每年的元宵佳节却是那么火热。在乡村,小孩子喜欢玩的东西就是烟火了。每年的元宵,一群小孩子便围着一同放烟火,虽然没有城市里的美,不过,他却能从哪些小孩脸上看见,比城市里的人更快乐和特别。

  他,十五岁随着母亲从城市来到乡下寓居,那是一个叫烟火的小村,村里的人非常朴素,都是靠着出产烟火挣钱。就在那一年,他遇到了一个美丽女孩,她的美让他心动,不过,他从别人口中得知,她从小就是一个哑巴,村里的小孩都不喜欢和她一同。

  或许是心动,或许也或许是怜惜,他从那以后就常常往她家跑,他知道她不识字,便利起了她的识字老师。为了让她识字,他给她买了几本日记本,或许是聪明,也或许是勤奋,不到一年的时间,她便可以在日记本上,写出她从前不敢想的文字交流方式。也就是在他16岁,快17岁那年,他死后便多了一个跟屁虫。

  他从知道她就了解到,她很喜欢烟火,特别是元宵晚上怒放的烟火,她在日记本记取一句话:烟火虽然是渺小的,可开放的美丽,却可以把夜晚比下去。

  他看着她的那一句话,便拿过她的笔,在她的日记本说出:烟火的美留给了夜晚,你的美,留给了我!

  那一刻,他第一次看见她脸红,也是仅有一次,看见她比烟火更美。

  从此,他和她的关系便有了点玄妙。

  就在他十八岁那年,也就是他生日那晚,他收到一份特别的礼物。她亲自为他制作了一个烟火,一个很一般的烟火。没有城市里的绚烂,也没有特效的图画,就是那么一个转瞬即逝的烟火。不过,在他心里,那比人间什么都美,都缤纷。也就是在那天,他第一次说,:为了这晚的美丽,下一个年轮,我要把你的美丽回旋在回忆的星空。

  此后,他努力跟着她和村子里的能者学习制作烟火的技巧。或许是愿望,或许是天资,也或许是信念,一年的时间,他从一个垫底的烟火制作者,成为了一名村子里最好的烟火制作者。

  她的生日与元宵同一天,也就在她十八岁生日元宵那天,他把她带到最初相遇的地方,那晚,他为她点着了他预备了一个月的烟火。那烟火很美,开放的时间,那烟火展示了她的姓名,也开放了他的心型。那晚,她在日记本上写着:时间,开放了美丽,烟火,开放了咱们的爱情

  他接着在她下笔下横写着:大梦三千,烟火一点,不及你卿美。

  他和她更密切了,她以为这样就是幸福,也是永远。

  不过,或许他一向是一个对未来和世界充溢神往的少年吧,声望,方位,财富,他触摸这个世界越久,了解越多,他的心中更是神往。

  就这样,往后的两年,他总算在二十岁生日那天,向她提出了暂别。她没有挽留,因为。她知道,他对村子外面的世界充溢猎奇,并且她也知道,他是城里人,终有一天他会回到城里。

  那天,她没有一般少女似哭红着眼,她只是悄然在日记本上写出一句话给他:落花有辞,烟火无痕,莫失初途!

  他第一次对她的文字感到不理解,他问她:这句话什么意思?

  她没有答复,只是悄然为他整理了下衣领,之后,转过头,就那么平凡脱离

  他在原地想了一会,遽然想到一个答案:或许就是叮咛他不要忘了她吧。

  他走了,他没有看到,刚才她在日记本写下终究一个字的深度,快把日记本拆穿,和背着他之后,嘴唇颤抖,眼眶微红,都在倾诉她的不安静。

  他脱离了好久。

  一年,两年。三年……

  时间过去了五年,他从没有回来过,也没有一封信。她失掉了他的消息。不过她一向坚信他会回来。每天除了作业,仅有可以与这绵长时间抗衡的,也就是对他的挂念了。

  有人问她,什么是孤寂,她却答复:在我还有呼吸想他的那一刻,我忘记了什么是孤寂。

  就在第六年到来时,他回来了,不过,他不是一个人来的,与他同行的还有一个美丽的女孩。

  在城市里,他凭着制作烟火的技巧,迅速站稳了脚。或许是野心,也或许是承受不了功利的引诱,他娶了一名富豪的女儿

  她第一次听到他说对不住,她也第一次在他的眼前哭,不过,她没有问他为什么,她就这样看着他哭,她哭了好久,她不去看他眼中不忍的表情,她哭累了,就在日记本上写下一句话,第一次撕下一页纸,塞进他手里,头也不回地脱离。

  他颤抖翻开那一张纸,他眼中的不忍逐渐有点退去,因为,她写着:对不住,我也成婚了。

  他回来只是住了一天就带着那个女孩脱离了。他来的时分是元宵前一天,脱离刚好是元宵那天,也就是她生日那天,她第一次觉得孤寂是什么,也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年月。

  她第一次这么颤抖在日记本写下一行字:烟火颓繁,斑驳了夜晚,谁的眼光,望不见寂寥。

  他回到城市不久,那位女孩就为他诞生了一个小孩,他更是把对她的不忍掉在了心底。

  时间一年又一年过去了,他一向没有再回去一次,也再没有心思去打听她的全部。

  在他四十五岁生日那天,他那十八岁大的儿子,为他点着了烟火,庆祝他的生日,他在那晚想起了她,第一次下定决心回去看看她过得怎么样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独自一人再次回到那个叫烟火的小村。他循着回忆来到从前的地方。他却没有见到她,他在村子里问了好久,才找到她爸爸妈妈家。



 



上一篇: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_爱情水果论

下一篇: 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已老

本文链接: http://fl-pack.com/aq/6625.html (转载请保留)

Copyright © 2018-2020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_99爱彩网 版权所有